主页 > W爱生活 >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 >
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

2020-06-12 W爱生活 520 ℃
正文

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【好野人在乌布】这个敦君好疗癒

路边的一个招牌掉下来,砸死十个人,九个是博士。”是我在台湾唸书时听人形容新竹这风城的说法;“出门随便晃一圈,遇见十个人,九个是Healer(疗癒师)。”是我在峇厘岛生活了三年半,向人形容乌布这宝地的介绍词。聚集在乌布,来自世界各地与本地的疗癒师、疗癒法、疗癒课程与疗癒中心比牛身上的毛还要多;比五朵花、八道门还要缤纷多彩。住在这里三年半,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简直就是“入宝山而空手回”般的“罪该万死”。所以呢,身处宝山,每当听到身边朋友有龙有凤地叙述分享她们的“疗癒经”时,只要口袋还有多余的子儿能“Energy Exchange”(交换能量),我通常会抱着“有影?没影?试过才知道!”的心态“拿钱买经验”。

在乌布“拿钱买经验”遇到“惊为天人”的比例非常高,不需要经过长时间累积,手机里也绝对能储存一长串名单以便在需要时“对症下药”,在我的手机联络簿归属“惊为天人”类别的名单中,按月打电话预约做“例常检查”的其中一位是峇厘岛当地女疗癒师——敦君(Tunjung Crystal)。第一次听朋友说敦君,我以为她是个老太,没想到她年纪比我还小(在乌布住了三年半,我已经学会“年纪虽然小,但是经验非常老”的道理),因为一直从不同人口中听到她的名字,所以决定要遇见她。见了几次后,我发现我喜欢找她聊天(专业名词:心理辅导/谘商),因为她有非常清楚的脑袋能为人客提供理性、符合逻辑、一步一脚印的“药单”。

我还喜欢她本着老实做人的原则,只说她感知到的“真心话”,绝对不会为了让客人“心里舒服些”而将能“一棒打醒梦中人”的话语予以保留/修饰,更绝对不会为了讨客人欢心而说“好听话”。但,让我最最喜欢的是“她告诉我从另一个山头所看见的风景”——我训练有素的脑袋曾在前半辈子被非常专业、系统地“程式化”,因此不论我如何认真努力地想要“Think Out Of The Box”,我就是无法凭空想出“箱子外”的点子。找敦君聊天,她能从她的视角与经验为我提出不同的可能性,让我“咿呀!这样也可以哦?”

原来我有看着水晶球瞎掰的巫婆天份吶!

暑假行从新加坡回到乌布后第一次见敦君,我心里预设的聊天主题是:“如何轻鬆自在地将生活(包括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育乐)与工作(包括钱多、事少、离家近,还能做自己)完美结合?”敦君要是按照我的逻辑思路“聊开”,就不是敦君了。她见了我,问:“你玩音乐吗?”

没有

再问:“你练瑜伽吗?”

也没有

她把桌上的水晶球放到我面前,问:“你看到什幺?”哇哩咧!一种上考场的感觉油然而生,幸好我的专长之一是“瞎掰”,我盯着水晶球,开始编故事:“我看到一只孔雀、一团火和一只眼睛,火一直都在那儿,但有时会看不到,运用想像之眼,才能见到火的真实。”

敦君听了点点头,再问:“还看到了啥?”

──我看到一个竹盘里有一些红毛丹,一个女子挑了一个最大的、形状扁扁的、黄色的红毛丹剥开,然后对身旁的男子说:“这个很好吃,我剥给你吃。”

──我还看到黄毛丹中有个不成比例的小果肉,还有满满的黑蚂蚁,黑蚂蚁疯也似地直扑向男子,他急得直跳脚,拚命挥动双手赶黑蚂蚁,一些黑蚂蚁被挥到旁边的一个小女孩脸上。

──我看到那女子帮小女孩把脸上的蚂蚁清干净,还看着她的眼睛说:“没事了,身上没有蚂蚁了。”

──我看到飞来一只好大的蚊子,停在小女孩手上,女子一巴掌把蚊子打死……

敦君再次点点头,问:“你有没有觉得是时候,该把连自己都不知道的、藏在骨子里的天赋,拿出来把玩了?”

哇塞,原来,我有看着水晶球瞎掰的巫婆天份吶!

哇塞,拖着一卡箱行李,捧着水晶球说故事、搭敞篷马车四处游走的吉普赛生活,离我越来越近了……

(文/ 图:跳下崖后/姚芳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