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徽生活 >义大利、芬兰人快乐的秘密:工作和上学的时间减少,学到的反而更 >

义大利、芬兰人快乐的秘密:工作和上学的时间减少,学到的反而更

2020-06-16 T徽生活 669 ℃
正文

义大利、芬兰人快乐的秘密:工作和上学的时间减少,学到的反而更

文/Ellie。艾莉

最近我在 Netflix 上看了讽刺时事的纪录片大导演麦克摩尔 Michael Moore 的「接下来入侵哪」(where to invade next) 这部导演走访几个欧洲国家,针对年假、所得税、教育、人权等的民生话题所做的一个纪录片。不可否认这部纪录片按照导演夸张的本性,一定有某些程度上的偏见,不过我觉得或多或少帮助我们这些被关在象牙塔里的观众们知道,不同的国家在面对不同课题时施行的政策。

首先导演先到了义大利。他对于为什幺义大利人总是天性浪漫,好像每个人都刚做完爱一样愉悦感到好奇。得知义大利普遍的带薪年假约是 5 週,如果结婚政府还多给你两週带薪假确保你蜜月做你该做的事,生小孩有 5 个月的育婴假所以你不会错过初为人父人母的喜悦等。导演访问了中产阶级的上班族与重机界的宾士 Ducati 的大老闆 CEO, 无论是老闆或是员工都无异议的相信「要有足够的时间放鬆,才能好好上班!」。有趣的是几位受访者也回答自己除了休假,几乎一年内很少因为生病而请假!」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心情愉悦,所以连带也很少生病了呢?

在讲到了教育这一块,麦克摩尔除了到大学教育完全免费的斯洛维尼亚,在这个紧邻奥地利南边的中欧国家, 政府相信知识是公有财,也就是人人都应该有权利受高等教育。 如果必须要花一笔钱唸大学,学生们在还没毕业前就要负债,那幺政府便是没有做到责任照顾人民。 以我自己的浅见,虽然收费的大学教育有可能可以提供学生更好的学习环境,但同时也有可能因为学生们必须烦恼学贷问题,而无法专心做学问,甚至宁可选择投资报酬率更高而不是自己喜欢的的工作。

接着导演到了芬兰,发现他们不仅没有私立学校(私立学校在芬兰是违法的)。而且他们的国小国中学生一週约只上不到 20 小时的课,这还是包括午餐时间,回家作业更是半小时内绝对做得完的。剩下来的时间要干嘛呢?老师说:「玩!」。 老师说在玩的过程中,学生反而可以因此对生活中的所闻产生好奇心,进而发现自己的兴趣。而当学生自己自发性的研究某一科目,教育才会有效率的培养出不同领域的人才。 也难怪为什幺芬兰的教育已经成为最近几年许多国家研究的对象。

导演在片中对于「少即是多」的教育方式感到不可思议,同时建议美国的自己人应该效法芬兰。我不禁想,当时我到美国唸书时,早已经觉得课业压力是台湾的 1/10 不到,那芬兰的学生们过的生活到底是怎幺样的生活呢?比起美国人,欧洲人更会过生活。我在法国经过卢森堡公园时,也讶异一个平日的下午公园内居然充满了男女老幼,许多年轻人带着啤酒抽着香菸,一群人席草地而坐一边享受午后阳光,一边聊天大笑。有些人可能会不认同的说:「他们那幺没有危机意识,不懂的要努力工作,没有竞争力难怪要被亚洲人取代了!」问题是, 我们是否该探讨我们努力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追求什幺?是为了有一天我们抢到更高薪的工作,然后快乐就会随之而来了吗?

回想这两三年我开始有更多时间去研究其他兴趣,台湾身边也有许多朋友上班之余会去厨艺学校或是花艺教室。 每个人都开始在自己原本侷限的生活里,开始找到了更多的乐趣,也藉着这些活动品味生活,只是有时我也会感叹,为什幺绕了一大圈我们现在早已出了社会许久才在学着过生活呢? 有句谚语说:「富过三代,才知吃穿」,讲的不只是外在的表现,更是血液里已经养成的习惯,这种需要时间养成的气质与态度,绝不是一夜致富的钱就可以立即换得的。

要真的懂生活的真谛,我们在努力模仿这些欧洲人悠闲的样貌之余,也期许有一天可以真正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。
延伸阅读:
零存款、勤休假!挪威人教我,比工作更重要的事
欧洲人跟你想的不一样!法国人也爱钱、瑞士中小学生也拿 Iphone
法国人来台湾当主管最不适应的事--为什幺没有人跟老闆吵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