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认真生活 >「从那时开始,你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。」──詹宏志、詹伟雄 >

「从那时开始,你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。」──詹宏志、詹伟雄

2020-06-11 认真生活 335 ℃
正文

「从那时开始,你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。」──詹宏志、詹伟雄

近年来,书市虽然一本又一本的推出新书,但却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阅读率正在下降。随着数位、网路的时代来临,读书对年轻人而言,似乎不再具有魅力。为了找回读书的魅力,新经典文化与联合报系自起,分别以「身体与读书」、「自由与读书」、「命运与读书」为题,连续办了六场「读书的魅力」系列讲座,邀请到PChome董事长詹宏志先生、文化评论者詹伟雄先生、台大社会学系李明璁教授,与社会大众谈谈「读书的魅力」。在系列讲座开始前一个月,三位主讲者就先聚在一起办了一个暖场讲座。

「这是一个世大运的晚上,但我们却来这边讨论读书。」不过对李明璁而言,读书也能够提供如运动般的动感与刺激。「大家都以为读书就是打开书、到阖上书。」但若你唸到了一本好书,它带给你的绝对是超乎想像的量变与质变。这便是读书的魅力。

李明璁自己出生在一个纺织工人家庭,爸爸当工厂会计员,是个白领的最底层,而妈妈是品管员,是蓝领的最高层。在李明璁的家,「小孩子有个使命,就是会读书,让自己在新的世代翻身,最好在未来可以是师字辈的人。」不过由于爸妈也不知道读什幺书,只好一直鼓励小孩子一直阅读。「我的父母对于唸书是採用自由放任的态度」,只要你肯读,就给你读。也因为这样的机会,李明璁从小唸了大量的书。

他引用社会学大师韦伯的话,「西方世界在中古之后进入理性化的过程,整个社会是一个除魅的过程。」在找寻破除迷思的过程中,人类经由大量阅读而产生知识,并从中汲取启蒙的力量。东方社会也很强调阅读,因此我们的文化一直在告诉我们,读书很重要,能够增广见闻。但很遗憾的是,在现行的制度下,「读书别无其他,就是一直考试。」而这在这几场系列讲座,他希望能透过一次次的阅读、一本本书籍,除掉那些因为迷思、政治信条所产生的魔魅,让大家享受读书的各种乐趣。

「在台湾、华人世界,都读书看成是一种利他的事业、是一种人生应该做的事情。」读书读多少、有什幺收穫,是一个可被衡量的事情。因此书市、书商就有可以操作的空间,可以从中找到消费者的喜好,大捞一笔。

但这种很有压力的唸书方式,詹伟雄相当排斥。

「我本人对社会所加诸的压力,都会有种反抗的慾望。」他从小就不是个好学生,喜欢躲到角落读想读的书,偏爱那些反共抗俄、对付共匪魔爪的「逃难小说」。由于父亲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世,詹伟雄一直是由母亲带大的。小学下课后,就到母亲工作的林务局待着。他最喜欢的就是林务局的阅报室,不论是各种战争故事,或是山难的报导,他都爱看。他最深刻的是出了很多战争故事的大明王氏出版社。「如今想来,在那个戒严年代里,这真是一个遁逃的空间」。

就像詹伟雄读的各种逃难小说,他所处的阅读世界也是一个具有紧张、刺激感的空间。他在那个世界追逐着高度的快感,抛开一切社会评价、也不谈任何有关未来的可能性,纯粹享受阅读的内在乐趣。

对詹宏志来说,他天天都会思考「我人生中的各种收穫,究竟缘何而来?」为何他与国小玩泥巴的同学有所不同?为何他的兄弟姊妹与别人的命运会有所不同?一般的人都会谢天,但身为无神论者的他,无神可谢,只好谢书。「因为读书,让我们有了机会。」

获得知识,不只有读书一种方法。「我看过很多完全不读书、但又极聪明的企业家,他有自己的求知方法,会找相关的领域专家,然后一直问他问题。」只要詹宏志与这种人见面、听到他们说了那部分的知识,就知道这些企业家最近跟谁混在一起。

「但我没有这种方法,我只有读书。」詹宏志从小就爱看书,他也是从旧报纸开始,一个字的慢慢读。后来上了小学,由于乡下地方三点多就放学,因此跑到同学家,借了许多如《朱自清文选》、蒋梦麟的《西潮》等等五四时期的书。在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由于新任的镇长突发奇想,新设了一个图书馆,那儿又成了他的天堂,因为看书不用钱。那时他唸到了汤玛斯哈代(Thomas Hardy)的《故里人归》(The Return of the Native),看到了比较乾燥、冬天颇为栖苦、而且又有一大片草原的乡村。「那是与拥有水汪汪稻田完全不同的情景,我也才意识到:原来还有另外的世界。」

「从那时开始,你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。你世界观变了,愿望变了,那幺也就与其他的同伴不太一样了。」对詹宏志来说,一本书的背后隐藏一个人。一本书的背后隐藏一个世界。许多本书,就结合许多不同世代,不同的精彩人物。「我看到很多我人生中没法结识的精彩。」不过有时越读越寂寞,因为你所看到的世界,很难跟那些没有阅读的人分享。「因此你也得处理自己的孤独,陷入孤独的世界。」

即将面临退休的他一点也不担心退休的生活,反而充满期待。他以史学大师陈寅恪、钱穆为例,他们晚年眼睛都不好,但是用听读的方式,也「看」了许多的书。「有时一听就神鬼不分。常常讲出更精彩的话,就像威士忌混调之后就有不同风味,更添风采。」对他而言,这就是读书的魅力。